大邦研究 / 劳工法律

新版《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解读

笔者在2021年7月13日在大邦公众号发布了《谈谈规范使用职业学校的实习生-由深圳工厂实习生死亡事件引发的梳理》一文。文中,笔者对目前职业学校实习生的使用乱象以及法律适用做了一番解读。

HR场景下如何落实《个人信息保护法》

《个人信息保护法》将于2021年11月1日起实施,对于用人单位而言,将直面员工个人信息保护与用人单位管理权之间的矛盾。《劳动合同法》给予了用人单位“了解劳动者与

如何理解上海市《关于本市应对极端天气停课安排和误工处理的实施意见》中关于“误工”的规定

上个月台风“烟花”过境,上海市气象局期间内发布的最高气象预警信号为“橙色”,笔者写了一篇《刮台风周一不上班,工资怎么发?——台风季企业休假安排和发薪的合规考证》,整理了一些常见的台风季休假安排方式供参

刮台风周一不上班,工资怎么发?

——台风季企业休假安排和发薪的合规考证

谈谈规范使用职业学校的实习生

昨天何三畏发明了“理工难民”这个词,称大量有着高学历,拿着理工科学士硕士学位的青年被这个技术主导的市场边缘化,不得不去选择干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于是外卖小哥中充斥着这些“理工难民”,深感在时代的大潮之下,原来天之骄子,却不得不与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争夺谋生的机会,读来令人唏嘘不已。

在家办公等远程工作模式下的法律问题处理

远程工作模式下法律问题探讨。

疫情之下,我的合同怎么办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当前,当一些人还在考虑如何度过额外的10天假期之时,另外一些人却在为我的合同怎么办这个问题而发愁。例如,上海市要求各类企业不得早于2月9日24时之前复工,这样很可能造成一些合同无法按时履行或根本无法履行。由此带来一系列问题:是否要承担违约责任、能否延期履行、是否可以解除合同、解除合同之后的损失如何承担。

江苏、上海两地,和因疫情防控延长假期有关的几个劳动法问题

日前,苏州和上海分别发布地方疫情应对通告、通知,要求除公告列出的特殊行业以外,一般企业的复工日期分别不得早于2020年2月8日和2月9日的24时,超出了国务院所延假期。那么这种情况下,有关用人单位在劳动法上如何应对?到底何时开工?与此相关的员工工资如何计算?本文初步整理国家层面及江苏、上海两地有关法规和政策,就有关问题作以下探讨。

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期间,如何用工

2020年1月1日,8名『谣言散布者』被依法处理,被谣言的新型冠状病毒依然在随后的半个月中,在万众喜迎新春佳节的档口传播到了大江南北、全球各地。春节长假,是华人一年中最重要的假期,也是走亲访友,旅游探亲最集中的时间段。现代交通工具使未被及时控制的病毒呈几何数级的增长成为可能。那么,长假过后,如果新型冠状病毒依然未能有效控制,面对成千上万回到工作岗位的员工,用人单位该如何管控风险,尽快地回到正常的工作轨道上呢?

网易裁员事件中几个基本法律问题杂议

近日,一位网易前游戏策划员“你的游戏我的心”(网名)写的一篇《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和网易随后的声明引起了热议,事件迅速发酵,一周之内,又迅即传出和解的消息。虽然对于具体案情,当事双方各有各的说法,许多细节尚付阙如,而我们如果暂且搁置细节与对错,或者可以把这一事件的粗略事实法律模型化:一个曾经拼命工作、疯狂加班的员工,突然患了重病,而此际他工作的公司却打算和他解除劳动合同——这个模型里其实有许多基础的法律问题值得普通人去了解,每个今日的看客都可能日后经历相同的遭遇,而每个公司每个HR也都可能面临这样难以处理、可能因为处理不当而日后被舆论呛声围攻的局面。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