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邦研究 / 民事法律

“道”听“途”说《民法典》之前世今生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民法典》的诞生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从1954年到2020年,历经66载,几代人的心血与努力。让我们一同翻阅这波澜壮阔的中国民法近现代史。

道”听“途”说《民法典》之以终为始

《民法典》,我们来了,准备好了吗?

《个人信息保护法》来了,用广告屏内置摄像头采集影像有合规风险吗?

根据《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如果分众传媒用广告屏内置的摄像头采集影像并作大数据分析的,将有违在“公共场所安装图像采集、个人身份识别设备, 应当为维护公共安全所必需”的规定,同时,其对个人信息的采集,处理,传输,存储,使用都存在争议,可能面临较大的个人信息保护监管风险,最坏的可能是这个业务完全被叫停。

新证据规定三人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于2020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在此之前,已有诸多讨论。日前,本所开了一场网络云端圆桌讨论会,三位律师结合自己的办案经验,谈论了其中的热点问题,现梳理如下,供同行参考。

何止40元那点儿事 ——上海迪斯尼乐园幼儿意外伤害风险提示篇

近日,媒体报道华政学子小王向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起诉上海迪斯尼乐园,质疑园方禁止游客携带食物入园的霸王条款。其实,与40多元的食物损失相比,普通游客,特别是准备陪同幼儿入园的家长,更需要提高警惕,避免园内意外伤害。

怎样破除霸王条款:从车票丢失补票案说起

我国的市场经济,带有计划经济余味。大国企利用垄断地位,通过不平等的格式合同来牟利,譬如电信、水电、铁路等领域,霸王合同比比皆是。破除霸王合同,促进公平交易,需要法治。破除霸王合同主要有两招,一是行政监管,二是司法个案,这两个方面的相关制度都需要强化、完善。

我国首例“被遗忘权”案件之再思考

2014年,欧盟法院依据欧盟《数据保护指引》审结首例“被遗忘权”案件,欧盟法院认为,谷歌公司对个人数据的操作属于“处理个人数据”(processing of personal data);同时,认定搜索引擎经营者决定了其行为及而其本身所实施的个人信息处理的目的和手段,谷歌公司是处理个人数据的控制者;据此,依据《数据保护指引》裁定谷歌公司败诉。此案过后,美国谷歌公司在欧洲每年面临几十万件涉及“被遗忘权”的诉讼。

杂议养犬与流浪动物管理中的政府公共服务,并及现有全国各地地方养犬立法的不完全检索整理

无论是饲养动物还是流浪动物,都可能会产生可能的伤人(公共安全)、公共卫生、防疫等问题,因此政府在引导文明养犬、流浪动物管理问题上负有当仁不让的责任,这是常识问题,在全世界都是通例,政府必须要对此有所作为。而这一问题上政府的作为首要应当体现在公共“服务”上,其次才是“管理”,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你做不好“服务”,就很难“管理”,如果不是没法“管理”的话。

苏州拟修订地方立法,限制每户仅能养一只犬的合法性、合理性分析

继2007年3月1日《苏州市养犬管理条例》施行十一年之后,苏州近期将修订该条例,根据今年早些时候公布的修订送审和向社会征求意见稿,其中引人注目的一个修订点,是要在以前并不做数量限制的情况下,在修订后要对“养犬重点管理区域”内的每户养犬数量进行限制,拟规定“养犬重点管理区域内个人饲养犬只对每户限养一条”(修订送审稿第十一条)。前两天地方报纸又对此次修订做了报道,可以预计修订公布可能已经在即,然而笔者研究后认为,这条拟作的限制新规定在合法性和合理性上都大可商榷。

关注精神病人行凶的法律责任与被害人权益保护

依据《侵权责任法》第37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之规定,案发现场所处的小区物业未尽法定安保义务,对侵权后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2016年6月,赔偿款执行到位,此案告一段落,然而现实中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意见的正确性如何保障、审判机关对于司法鉴定意见实质审查如何实现,是本案折射出的两个问题,也是对被害人及家属权益保护的前提,值得引起法律专业人士的研究与社会广泛关注。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