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邦研究 / 刑事法律

监察委员会的“留置”是个什么东西?

纪委、监察、反贪、反渎等部门整合为监察委员会被认为是一项重大的“改革”。作为一个律师,我并不关心这些机构的人事调整与整合,我更关心的是,未来这个机构将会拥有什么样的权力,受到什么样的约束。其中最需要关注的,当然是对人身的强制措施。

因循敷衍还是言出必行?——小议刑事诉讼“新”模式21条

关于刑事诉讼,社会最多的质疑在于刑讯逼供,审判不独立,证人(包括鉴定人)不出庭,开庭走过场,不是以审判为中心而是以侦查为中心,导致冤假错案。中央推进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其用意当也是要革除这些弊病,回应社会的质疑。

侵犯商业秘密犯罪案件辩护的“难”点与技巧

最近几年,我们陆续承办过七起侵犯商业秘密犯罪的案件,五起是辩护,两起代表受害单位维权,此外,还代理过三起侵犯商业秘密的民事案件。总的体会是,商业秘密刑事案件关键在立案,公安机关只要立了案,被立案侦查的个人会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较为被动,相反受害单位维权变得很容易;民事案件呢,立案很容易,而举证很难,审判周期非常长,原告往往被拖得精疲力竭。

司法对待职业打假者的新态度

商品质量的提升,需要商家的道德良知,需要政府监管,需要媒体监督,也需要激励消费者维权的机制,包括职业打假的存在。

你的公司会触犯刑法吗?

企业家,不可以不关注公司经营中的刑事风险。公司一旦卷入刑事案件,就可能给经营造成颠覆性的影响,甚至可能殃及企业家以及员工的人身自由、家庭幸福和财产安全。

虐待儿童,该当何罪?

最让为人父母者愤怒的事情,莫过于你满怀信任的把孩子托付给老师,老师却在背后伤害你的孩子。

起诉拟上市公司专利侵权构成“敲诈勒索罪”吗

2018年7月21日,澎湃新闻记者报道“上海破获敲诈拟上市公司案:囤数百“专利”再借诉讼之名勒索”;当晚,上海新闻综合频道也以“上市前夕的诉讼”介绍了本案,迅速引起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甚至断言“这个案件的影响将非同一般”。

疫苗之殇:“吹哨人”制度能否引入食药监管理?

近期,长生生物疫苗事件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接踵而至的药品、药品安全问题让人们一次次领略了不法生产经营者见利忘义的黑心,也进一步曝露出我国药品安全监管体系存在的诸多黑洞。目前的监管体系下,增加“吹哨人”制度可能是防范药品与食品安全的一个比较靠谱的举措。但即便公众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立法上也在犹豫。

2018年10月新修订《刑事诉讼法》解读

此次修订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而1996年和2012年的两次修订均由全国人大审议通过,按照法工委的说明,因为“这次修改,指向明确、内容特定、幅度有限,不涉及对刑事诉讼法基本原则的修改”。其法律依据应该是《立法法》规定的:全国人大制定和修改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全国人大闭会期间,对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进行部分补充和修改,但是不得同该法律的基本原则相抵触。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