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邦研究 / 刑事法律

将正品散货再包装后销售的民事及刑事责任分析

将合法取得的散装正品再包装后以“礼品盒”等形式予以销售是否构成商标侵权?比如我将正品购得的“五芳斋”散装的蛋黄粽、大肉粽、板栗粽组合成一个粽子礼品盒再销售,我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当然,这里的“我”没有得到授权,再包装礼盒也是我私自设计、印制的。

认罪认罚制度存在的问题及探究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之后,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授权下,两高两部迅速开展了试点工作,而后迅速将该制度铺向全国。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被誉为中国之治的一项重大司法制度创新,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新刑诉法解释》对刑事辩护的影响-以同步录音录像为例

日前,号称史上条文最多的新刑诉法司法解释已经生效,实质修改的条文超过200条。毋庸置疑的是,这些变化也会实质性的影响到刑事辩护。以同步录音录像的规定为例,令人遗憾的是,最高法并未从根本上解决同步录音录像的法律地位问题,甚至不如一些地方的规定明确。可以预见的是,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辩护人可能都无法查阅—更不用提复制—到同步录音录像,而卷宗中如果缺少了这一作为监督侦查机关非法取证的载体,非法证据排除制度将被架空,刑讯逼供卷土重来也未可知。

《刑法修正案(十一)》对商标类犯罪的规制变化

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以下简称“修正案”),该修正案自2021年3月1日起施行。此次修正案以强化知识产权保护为要求,根据当前实践需要,与修改后的著作权法、商标法等衔接,对知识产权犯罪的规定作了进一步修改和完善。其中,商标类犯罪针对的商标类型、起步刑、法定最高刑以及量刑因素都发生了变化,值得关注。

难以排除的非法证据——以吕先三案为例

一直以来,我国司法实务中比较流行“疑罪从轻”的惯例,在控方无充足证据证明被告人有罪的情况下,法官认定被告人构成指控的犯罪的同时,并对被告人判处从轻处罚。尤其在一些死刑案件中,留有余地的判处被告人死缓或者无期徒刑。而在吕先三案中,一审法官虽然没有排除非法证据,并判处吕先三有期徒刑十二年。但是根据法院认定的金额,实际上是可以判处更高的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笔者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很难说本案的非法证据没有对法官的内心确信产生影响,较低的量刑也从侧面反映了法官的内心的挣扎。也许,一审法官正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用这种方式来表明自己对于非法证据排除的态度。

瑞幸造假是否应在国内承担刑事法律责任?

近日,在美国上市的国内知名公司瑞幸咖啡因涉嫌财务造假致股价暴跌逾80%的新闻,引发广泛关注。据腾讯证券报道,瑞幸咖啡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该公司首席运营官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从事了不当行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等。

个人隐瞒疫情列入社会信用黑名单的法律解读

2月7日上午,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表决通过《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力做好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即日起实施。《决定》明确,个人有隐瞒病史、重点地区旅行史、与患者或疑似患者接触史、逃避隔离医学观察等行为,除依法严格追究相关法律责任外,有关部门还可以将其失信信息依法归集到上海市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并采取惩戒措施。澎拜新闻以“个人隐瞒接触史可列入社会信用黑名单”为题报道。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首个对个人隐瞒疫情的地方紧急立法,有必要从法律实施的角度,解读个人因隐瞒疫情面临的信用约束和惩戒的法律后果。

注意:复工之后,别撞在《中美贸易协议》的枪口上 《中美贸易协议》对知识产权犯罪的认定门槛更低,处罚更严

2020年1月,中美双方在美国华盛顿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经济贸易协议》(以下简称《协议》)。

关注公共卫生事件的患者权益保护与克减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公告(2020年第1号),经国务院批准,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

正义,在法庭内外的实现

日前,周泽律师在微博等新媒体上公布了其代理的吕先三诈骗案中的侦查机关刑讯逼供的审讯录像,一时间,引发众人关注。在微博、微信、抖音等新媒体基本取代传统媒体的时代,律师庭外言论自由的边界问题显得尤为重要。不可否认,现代社会对表达自由这一重要的基本人权已形成共识。对于言论自由的主体,国际公约和国内法律法规均未作特别限定,即所有公民均应享有言论权。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