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邦研究 / 刑事法律

难以排除的非法证据——以吕先三案为例

一直以来,我国司法实务中比较流行“疑罪从轻”的惯例,在控方无充足证据证明被告人有罪的情况下,法官认定被告人构成指控的犯罪的同时,并对被告人判处从轻处罚。尤其在一些死刑案件中,留有余地的判处被告人死缓或者无期徒刑。而在吕先三案中,一审法官虽然没有排除非法证据,并判处吕先三有期徒刑十二年。但是根据法院认定的金额,实际上是可以判处更高的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笔者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很难说本案的非法证据没有对法官的内心确信产生影响,较低的量刑也从侧面反映了法官的内心的挣扎。也许,一审法官正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用这种方式来表明自己对于非法证据排除的态度。

瑞幸造假是否应在国内承担刑事法律责任?

近日,在美国上市的国内知名公司瑞幸咖啡因涉嫌财务造假致股价暴跌逾80%的新闻,引发广泛关注。据腾讯证券报道,瑞幸咖啡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该公司首席运营官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从事了不当行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等。

个人隐瞒疫情列入社会信用黑名单的法律解读

2月7日上午,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表决通过《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力做好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即日起实施。《决定》明确,个人有隐瞒病史、重点地区旅行史、与患者或疑似患者接触史、逃避隔离医学观察等行为,除依法严格追究相关法律责任外,有关部门还可以将其失信信息依法归集到上海市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并采取惩戒措施。澎拜新闻以“个人隐瞒接触史可列入社会信用黑名单”为题报道。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首个对个人隐瞒疫情的地方紧急立法,有必要从法律实施的角度,解读个人因隐瞒疫情面临的信用约束和惩戒的法律后果。

注意:复工之后,别撞在《中美贸易协议》的枪口上 《中美贸易协议》对知识产权犯罪的认定门槛更低,处罚更严

2020年1月,中美双方在美国华盛顿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经济贸易协议》(以下简称《协议》)。

关注公共卫生事件的患者权益保护与克减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公告(2020年第1号),经国务院批准,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

正义,在法庭内外的实现

日前,周泽律师在微博等新媒体上公布了其代理的吕先三诈骗案中的侦查机关刑讯逼供的审讯录像,一时间,引发众人关注。在微博、微信、抖音等新媒体基本取代传统媒体的时代,律师庭外言论自由的边界问题显得尤为重要。不可否认,现代社会对表达自由这一重要的基本人权已形成共识。对于言论自由的主体,国际公约和国内法律法规均未作特别限定,即所有公民均应享有言论权。

程序即惩罚?——一个犯罪嫌疑人可以被合法地关押多久?

笔者算了一下,根据《刑事诉讼法》,可以合法地羁押一个嫌疑人13年以上,程序用足还可以更长,甚至是无限期羁押(详见全文)。

对四部门发布的恶势力刑事案件等意见的解读之二

近期一些服务商涉黑恶犯罪案例,引发了对第三方服务商刑事法律风险的关注。

对四部门发布的恶势力刑事案件等意见的解读之一

2019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财产处置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

斯伟江:律师在法庭上该怎么表达?

之所以写这个文章,是因为最近参与了一个较大的案子,看到很多年轻律师,似乎准备得很充分,但表达上出了问题。虽然很多律师都听说过,开庭表达的核心,就是简洁,简洁,简洁。但由于很多律师美剧看多了,以为在法庭上,就该滔滔不绝,如长江之水天上来。最终,你会发现,法官一定是抽刀断水,你的水一定流得不畅。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