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邦研究 / 刑事法律

斯伟江:律师在法庭上该怎么表达?

之所以写这个文章,是因为最近参与了一个较大的案子,看到很多年轻律师,似乎准备得很充分,但表达上出了问题。虽然很多律师都听说过,开庭表达的核心,就是简洁,简洁,简洁。但由于很多律师美剧看多了,以为在法庭上,就该滔滔不绝,如长江之水天上来。最终,你会发现,法官一定是抽刀断水,你的水一定流得不畅。

关于立案登记制度下虚假陈述侵权诉讼前置程序的若干思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以下称《若干规定》)第六条规定:“投资人以自己受到虚假陈述侵害为由,依据有关机关的行政处罚决定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文书,对虚假陈述行为人提起的民事赔偿诉讼,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依照本条规定,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的提起需具备行政处罚或刑事处罚的前置程序。

监察委员会的“留置”是个什么东西?

纪委、监察、反贪、反渎等部门整合为监察委员会被认为是一项重大的“改革”。作为一个律师,我并不关心这些机构的人事调整与整合,我更关心的是,未来这个机构将会拥有什么样的权力,受到什么样的约束。其中最需要关注的,当然是对人身的强制措施。

因循敷衍还是言出必行?——小议刑事诉讼“新”模式21条

关于刑事诉讼,社会最多的质疑在于刑讯逼供,审判不独立,证人(包括鉴定人)不出庭,开庭走过场,不是以审判为中心而是以侦查为中心,导致冤假错案。中央推进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其用意当也是要革除这些弊病,回应社会的质疑。

侵犯商业秘密犯罪案件辩护的“难”点与技巧

最近几年,我们陆续承办过七起侵犯商业秘密犯罪的案件,五起是辩护,两起代表受害单位维权,此外,还代理过三起侵犯商业秘密的民事案件。总的体会是,商业秘密刑事案件关键在立案,公安机关只要立了案,被立案侦查的个人会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较为被动,相反受害单位维权变得很容易;民事案件呢,立案很容易,而举证很难,审判周期非常长,原告往往被拖得精疲力竭。

司法对待职业打假者的新态度

商品质量的提升,需要商家的道德良知,需要政府监管,需要媒体监督,也需要激励消费者维权的机制,包括职业打假的存在。

你的公司会触犯刑法吗?

企业家,不可以不关注公司经营中的刑事风险。公司一旦卷入刑事案件,就可能给经营造成颠覆性的影响,甚至可能殃及企业家以及员工的人身自由、家庭幸福和财产安全。

虐待儿童,该当何罪?

最让为人父母者愤怒的事情,莫过于你满怀信任的把孩子托付给老师,老师却在背后伤害你的孩子。

起诉拟上市公司专利侵权构成“敲诈勒索罪”吗

2018年7月21日,澎湃新闻记者报道“上海破获敲诈拟上市公司案:囤数百“专利”再借诉讼之名勒索”;当晚,上海新闻综合频道也以“上市前夕的诉讼”介绍了本案,迅速引起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甚至断言“这个案件的影响将非同一般”。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