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邦研究 / 外商投资

未来的《外国投资法》会消灭VIE架构吗?

《外国投资法》征求意见稿对企业性质的认定从股东国籍制改为实际控制人国籍制,并规定外国投资者控制的境内企业不得投资禁止实施目录中列明的领域,如果征求意见稿成为法律,实际将断绝VIE架构的生存基础:外资控制的VIE架构公司将无法经营,中国公民控制的VIE架构海外上市公司将失去上市基础,中国公民控制的VIE架构创业公司也将被迫放弃VIE架构。

自然人境外投资应履行哪些审批手续?

随着中国经济的全球化,中国自然人境外设立公司(无论是实业投资还是以融资为目的)也越来越普遍。对于自然人境外投资的特殊目的公司及返程投资,国家外汇管理局先后下发了多项文件予以规范。对于自然人境外实业投资部分的规定却非常鲜见。目前我国正在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积极扩大境外投资是国家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和国民经济发展内在需要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也是开放型经济发展新的重点和热点。自然人做为重要的跨境投资主体,政策的模糊给这一投资活动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对全口径跨境融资政策的解读——银发[2017]9号文

2017年1月12号,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有关事宜的通知”(以下简称“9号文”),并于同日施行。而原先的相关规定,即2016年发布的“18号文”与“132号文”同时废止。与原来的规定相比,“9号文”的变化主要有三方面:(1)扩大了全口径外债融资的适用范围、(2)提高了境外融资的额度、(3)进一步降低了企业跨境融资的政策阻碍。尽管该规定已经施行了一年多,但是事实上,各地在实际操作中依然存在着诸多不明确之处,笔者试就这些问题进行如下分析。

《外国投资法》下的VIE变局

2015年1月21日,中国商务部在其官网上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投资法(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对于外国投资者,《征求意见稿》在依据注册地标准对外国投资者予以定义的同时,引入了“实际控制”的标准。一方面,受外国投资者控制的境内企业视同外国投资者;另一方面,外国投资者受中国投资者控制的,其在中国境内的投资可视作中国投资者的投资(内资企业)。

欧盟GDPR对于中国企业的影响

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具有广泛的域外效力,部分中国企业极有可能受到GDPR的规管。下文简要介绍GDP

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介绍:(三)

笔者之前撰写了两篇文章,简要介绍了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欧盟GPDR”)的内容,有读者问:这是境外的法律规定,与中国有什么关系?欧盟GDPR的确跟中国有关系,欧盟GDPR本身具有广泛的域外效力,对符合其适用范围的中国企业(包括外商投资企业)具有效力。下文简要介绍欧盟GDPR对哪些中国企业具有效力,以及简述相关中国企业应当如何应对。

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介绍:(二)

之前的文章《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介绍(一)》简要介绍了欧盟GDPR的适用范围、个人数据保护的主要原则、应告知个人的信息范围、敏感数据归类及其数据处理条件、执法机构以及处罚。本篇将进一步介绍欧盟GDPR,主要包括数据控制人/数据处理人的定义及其义务、包括儿童在内的个人所享有的权利及其救济方式。

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介绍:(一)

欧盟议会通过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以下称为“欧盟GDPR”)已经于2018年5月25日生效,其被称为史上最严格的个人数据/隐私信息保护规定,违反欧盟GDPR的组织将可能面临包括巨额罚款在内的处罚。欧盟GDPR的适用不仅限于欧盟境内的主体,其效力可扩展至欧盟境外的主体(包括符合条件的中国公司或组织),因而其具有全球影响力。

上海自贸区:中国改革开放的最新“试验田”

2013年8月,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上海自贸区”)。相比常规的国内保税区、出口加工区和此前获批的前海经济特区,上海自由贸易区在开放的程度、规模以及对中国未来的影响上,无疑具有极其深刻的意义。

解读上海自贸区内外资企业设立流程

2013年8月30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授权国务院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暂时调整有关法律规定的行政审批的决定》,《决定》授权国务院停止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内暂停外商独资、中外合资、中外合作等三种类型的外资企业的设立及合并等11项行政审批。此前一度传闻,在上海自贸区内将暂时停止《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外资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等三部外资企业法律的实施。事实上,就三部外资企业法而言,其内容涉及企业设立、组织机构、外汇管理、劳动人事、财务与会计、解散与清算诸多事宜。全国人大的《决定》仅暂停11项行政审批,而将其变更为备案管理。《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外资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三部外商投资的法律在上海自贸区内依然实施,只是对部分内容进行了暂时调整而已。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