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邦研究 / 知识产权

微信公众号被恶意商标投诉有哪些应对方法?

前不久,据媒体报道,发生了一起微信公众号被恶意投诉的事件:大量名称中带有“美妆”二字的公众号被腾讯清除,可能是因为“美妆”二字被人注册为商标,遭到该商标所有人的投诉所致。此后,欧莱雅公司旗下的“YSL圣罗兰美妆”公众号进行了申诉并被恢复。随着网络舆论的关注,腾讯不久就恢复了全部被清除的公众号。今天就想和大家谈谈应对公众号被恶意商标投诉有哪些方法。

共享充电宝企业能依靠专利消灭竞争对手吗?

据媒体报道,共享充电宝创业企业专利大战开场,来电科技和街电科技互相诉专利侵权,来电科技申请了多项专利,而街电科技则从一家第三方公司购买了不少专利。对于本案的是非曲直,因为案件已经交由司法裁判,相信法院自有公论,本文仅想讨论一个问题:共享充电宝企业能依靠专利消灭竞争对手吗?

加多宝和广药共享王老吉红罐包装,最高法院改判的三个核心原因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广受关注的广药集团与加多宝公司对“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争议公开宣判,认定双方共同享有“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的权益。而之前“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权益一审被判归广药,加多宝还需要赔偿广药1.5亿元。

为什么直播平台有“版权红利”?

网络主播在其直播间唱歌侵权吗?

打开律师函的正确姿势 – 著作权篇

“著作权只保护表达,不保护思想”。这句话对于清晰的“思想“或者”表达“并不会有争议。例如:”遭人陷害后成功复仇“不受《著作权法》保护,但《基督山伯爵》这部作品肯定是受保护的。现实中困难的介于”思想“和”表达“之间的作品。远的如庄羽诉郭敬明案,近的如琼瑶诉于正案,都认可了”主要线索、情节、主要人物特征“应该受保护。

维权洗稿者的法律难度在哪里?

什么是洗稿?根据网络检索,这个词是近几年才出现的,最初见于新闻领域,改写新闻被称为洗稿,后来普及到自媒体领域,指的是将他人的作品改头换面后以自己的名义发表的行为。洗稿和一般的剽窃还不一样,一般的剽窃照抄照搬原作内容,只是替换作者,而洗稿者还会对内容进行改写,让原作者维权困难。这个意义上,洗稿的和洗钱有点类似:“洗”的目的是把原来侵权的或者非法的东西变成合法的。

探讨违法广告处罚问题

依据《广告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对于违法广告的处罚种类包括责令停止发布广告、罚款、吊销营业执照、撤销广告审查批准文件、限期不受理广告审查申请。其中,处罚金额可以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确定,如果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于两年内有三次以上违法行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广告费用五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续集”改编的迷路

——评《匆匆那年》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案

如何更好地配合工商部门打击商标侵权行为

在中国,对于商标保护实行的是“双轨制”,即司法保护和行政保护。当发现商标侵权行为时,商标权利人出于效率以及工商部门(虽然已更名,但这里仍沿用“工商部门”这一习惯叫法)有权主动调查的考虑,经常会选择寻求行政保护,即向工商部门举报,请求调查侵权行为和处罚侵权主体。

反不正当竞争法“兜底”的正确姿势

近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终于做出了一审判决,判定江南的《此间的少年》不构成对金庸先生小说的著作权侵权,但是引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一般条款,认定构成了不正当竞争,应当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在著作权法对“侵权”行为鞭长莫及的时候,对具有相当知名度的作品,反不正当竞争法成功“兜底”,这似乎已经成为司法实践中解决类似问题的标准套路。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