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邦研究 / 财税与资本市场

法官可以迷之自信,律师不能迷信 ——浅谈江苏高院关于对赌失败回购案的再审判决

2019年4月3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2019)苏民再62号判决,为旷日持久的江苏华工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华工公司”)与扬州锻压机床股份有限公司(“扬锻股份”)、潘云虎等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一案

投资协议履行过程中公司增资相关问题探析

本文所称“投资协议履行过程”,是指投资者与投资标的(公司)及其股东签署了合法有效的投资协议开始,至法律规定或协议约定的终止情形触发时止的整个过程。为便于讨论,我们将实施投资行为的“投资方”界定为“非股东”。股东追加投资相关的法律问题我们可以择机另文探讨。

对全口径跨境融资政策的解读—银发[2017]9号文

2017年1月12号,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有关事宜的通知”(以下简称“9号文”),并于同日施行。而原先的相关规定,即2016年发布的“18号文”与“132号文”同时废止。

慷他人之慨的证监会最新扶贫政策

《列子》记载,杨朱子曾说过这样一番话:“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关于这段文字的解读有很多,笔者的理解是,天下自有其运行的法则,本无需任何个体牺牲自我来改善,只要天下人各安其份,各得其所,天下自然大治,这便是“不利之利”。不管杨朱立场对不对,他说的都是损不损自己的“毫”,那么如果有人不安己所分,还以利天下之名损他人之毫呢?

保理业务中的账户质押

在保理业务中,债权人向保理商转让应收账款,保理商向债权人提供保理服务,保理商最重要的资金来源是债务人的付款。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保理商通常要求债权人把收取债务人付款的银行账户质押给保理商。但是账户质押并不是《担保法》上规定的典型质押形式,因此其法律效力存在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本文就保理业务中账户质押的生效和风险控制进行一些探索。

新三板股权激励“退路”

证券类资产包括客户交易结算资金、在沪深交易所和全国股份转让系统挂牌的股票、基金、债券、券商集合理财产品等,信用证券账户资产除外;(二)具有两年以上证券投资经验,或具有会计、金融、投资、财经等相关专业背景或培训经历。 当然,《定向发行(二)》亦未完全阻断新三板企业通过向持股平台定向增发进行股权激励的途径。只不过持股平台需要完成主管机关规定的核准、备案程序并进行充分的信息披露而已。

CRS实施对中国富人有何影响

作入CRS的加入地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于2016年6月通过了《2016年税务(修订)(第3号)条例》,根据该条例,从2017年1月1日开始,香港金融机构依照CRS这一全球统一标准,开始收集非香港税收居民和公司在港金融账户信息并陆续上报至香港税务机关。香港税务局将从2018年开始,跟与之相匹配的其他CRS参与国(地区)进行第一次信息交换。

“大监管”时代下私募基金的合规检查要点

注重人员配置的合理性 机构的基金从业人员及高管人员岗位设置应当符合要求;同时,机构的合规体系应与管理规模和员工人数等方面相匹配,并契合机构的自身实际情况。建议机构在已建立合规体系的基础上,应维持与之相符的高管人员及基金从业资格人员的数量及岗位,并实现专人专岗、相对独立、权责分明、相互制衡等要求。 4.遵循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报送义务 信息报送义务是机构信息披露义务中重要的一部分,除法律法规的要求之外,也包括基金业协会通过自律规定方式所要求的信息报送。

新国五条避税“高招”评点

新国五条细则于本月一日出台后,引起众多关注。网上流传不少避税“高招”,不少朋友也向我咨询这些高招是否可行,在此一并解答如下,以免谬种流传,给买卖双方带来无尽烦恼:

保税进口:“货物香港一日游”的动力

据说,在上世纪九十年,往返于中国大陆和香港之间的香港集装箱货柜车司机就已达数万人之众,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将中国大陆加工生产的零部件运到香港,再马上从香港运回中国大陆组装。这一现象被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戏称为“货物香港一日游”。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