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邦研究 / 公司与商事法律

从企业风控管理的角度,捋一捋老干妈广告乌龙案

近日,拥有强大法务团队的腾讯,与以产销辣椒酱闻名的老干妈闹出了广告合同履行纠纷,一时间网络上各种评论纷纷扬扬莫衷一是,其中不乏各路法律人士提出的建立在企业风险控制角度的改进意见,本所应华斧律师结合多年工作经验,从企业风控管理人员的角度出发,假定已披露案情皆为事实,谈一谈对本案的几点看法。

公司能否对股东予以除名?-上海赛N斯公司诉刘某股东会决议效力案

股东除名制度,最早出现于合伙等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商业主体中,我国《公司法》并未明确规定股东除名条款。2011年,公司法司法解释三规定了对未完全缴纳出资或抽逃全部出资的股东,可以股东会决议的形式予以除名。该解释自发布以后,司法实践中引用该条解除股东资格的非常罕见。笔者于2015年办理了一个开除股东资格的案件,判决生效后,当事人已经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办理了股东资格去除手续。

责任限制条款效力分析

企业在日常运营过程中,可能会面临各种合同风险。随着风险防范意识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重视对风险的防控,在合同中约定责任限制条款也变成了比较常见的安排。那么,责任限制条款到底是指什么,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在合同中约定责任限制条款是否有效呢?带着这些疑问,本文将对责任限制条款进行详细解读。

何种情况下可以要求债务人股东加速出资?—摩N达集团公司诉上海ZY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发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一般称“九民会议纪要”)中,对于“股东出资能否加速到期”问题持否定的意见。但这是原则性的规定,九民会议纪要同时规定,当出现股东恶意延长出资期限以逃避履行出资义务时,可以要求股东加速出资。

来,让我们签电子劳动合同

3月10日,人社部发布了《关于订立电子劳动合同有关问题的函》(人社厅函【2020】33号)明确: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采用电子形式订立书面劳动合同。这个通知很应景,新冠肺炎席卷之下,在家办公、远程办公已经成为刚需。少接触、多线上的趋势在劳动合同订立环节的演绎,无疑就是推进使用电子签名技术订立电子劳动合同。

疫情期间展览合同法律纠纷的两大处理原则

疫情在中国和全球肆虐,展览会作为人员聚集的大型活动,受疫情影响较严重。国际上的重大展览也受到不小的冲击和影响,本月12日,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移动通信领域行业展览会——MWC 2020(Mobile World Congress 世界移动通信大会) 的主办方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宣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定于2月24日至2月27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办的MWC 2020取消。主办方GSMA根据参展合同提出,MWC因“不可抗力”而取消,将不会向参展商退款。在国内,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已公告其4月份的展览状态为“延期”,延期展览中的一些也有可能直接取消办展。那么,以合同法律角度来说,展会相关合同一方主张受疫情影响而要求解除合同,有哪些理由?以不可抗力解除合同是否一定可行?

真的!帮客户投诉不实信息和删帖可能要坐牢

最近的一起刑事案件引起了公关行业的高度关注,也让“有偿删帖”这一非法产业链浮出了水面。

大邦案例丨 没有股东会决议也可请求分配利润--金某诉上海JL公司盈余分配案

公司法司法解释四发布后的二个月,即2017年11月,我们即办理了一起股东诉请公司利润分配案。该案中,我方作为原告并不能提交关于利润分配的股东会决议,但通过个案的层层举证,最终实现了当事人的目的。

从一则股权回购协议纠纷看合同生效条件和合同义务之区别

A公司及其它两个法人投资人均在2011年参与了江苏某国有企业的上市投资计划,各自与目标公司以及其国有控股股东签订了相同的股权投资和回购协议,总投资约8000万元;后三个投资人因股权回购产生纠纷而提起诉讼,但其主张履行合同之诉请被最高院驳回。三个投资人对该判决结果均不信服,于是A公司委托笔者制订新的诉讼策略开展新的诉讼。笔者受托后到相关法院查阅了本案卷宗,根据民诉法和合同法的规定初步制定了新的诉讼策略,虽然笔者在新的诉讼策略中认同江苏省高院和最高院对于合同未生效的认定,但对人民法院作出该认定的法律适用持有不同观点,就此部分作出探讨和分享。

资管计划补仓款归属于谁?

契约型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是二级市场交易的重要参与者,当资管产品面临预警线的情形下,投资顾问或部分投资者进行单方面补仓的情形非常普遍。如何确定补仓资金归属以及通道方、投资人、投资顾问等各方的权利义务一直引起较大争议。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