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邦研究 / 知识产权

“图解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案判决简评

近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结了一起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的案件,判定被告深圳市蜀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被告”)通过“图解电影”的方式传播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下称“涉案剧集”)的连续图集的行为,侵犯了原告优酷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称“原告”)的专有信息网络传播权。该判决在侵权主体的认定、合理使用排除方面的说理条理清晰、无可指摘,但是,判决对侵权行为所涉的作品类型的认定,以及由此导致的原告资格的问题却引起了笔者的注意,值得议论一番。

公共服务与公共产品标识的保护问题

本文试图探讨公共服务与公共产品标识保护,希望有助于“服务型政府”建设。

从几起最新案件探讨“避风港原则”在司法实践中的最新适用

字体侵权的风险是困扰很多公司的一个问题。阿里巴巴公司近日发布了一款“阿里巴巴普惠体”,并宣布该字体将免费授权给全球用户和公众使用。借这个机会,知识产权和TMT领域的著名律师、本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律师本期就和大家聊聊使用字体如何规避或者减小法律风险的问题。

我们是否有权浏览遇害视频

近日,一则少年跳桥自杀的视频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当日朋友圈刷屏。事发后一周,搜百度门户,仍然可以找到某些知名视频网站存在事发当时的视频,时长从53秒到3分20秒不等。本周三,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市民与社会》栏目以媒体传播责任为视角,讨论媒体是否应当传播少年遇害视频的话题,嘉宾呼吁新媒体的媒体素养。那么,大多数围观网民,是否有权点击并浏览相关视频?更多类似的遇害视频,其披露与传播是否合法?

SOHO中国能打赢与“神棍局”之间的名誉权侵权诉讼吗?

望京SOHO是SOHO中国旗下的主要项目之一,被喻为“首都第一印象建筑”,也是SOHO中国老总潘石屹的得意之作。然而,在自媒体“神棍局”于2018年11月10日所发布的一篇题为《北京望京SOHO风水大局,互联网“滑铁卢”?》的文章中,却从风水学的角度指称望京SOHO“煞气”很重。为此,SOHO中国发布官方微博,称望京SOHO已经于2018年12月向“神棍局”提出名誉权侵权诉讼,并且此案已于2019年开庭审理。在本案中,SOHO方面的诉请能否得到法院支持?笔者将在本文中做一个简要的分析。

从几起最新案件探讨“避风港原则”在司法实践中的最新适用

《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十四条规定:“对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或者提供搜索、链接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权利人认为其服务所涉及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犯自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或者被删除、改变了自己的权利管理电子信息的,可以向该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交书面通知,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删除该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或者断开与该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链接。”同时《条例》第二十二、二十三条又规定,信息存储空间或者提供搜索、链接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书后进行删除的,就无需再承担赔偿责任。

大白兔冰淇淋是否构成商标侵权?

近日,一则“大白兔冰淇淋在美国卖疯”的新闻登上了微博热搜,新闻报道中称美国一家冰淇淋店使用大白兔奶糖作为原料,生产一款大白兔奶糖口味的冰淇淋,而这款产品受到了消费者的热烈追捧,顾客不惜花很长时间排队,使这款商品卖到断货。

浅议捐献原则对专利侵权判定的影响

捐献原则是指在专利侵权判定中,如果专利权人在专利说明书中公开了某个实施方案,但在专利申请的审批过程中没有将其纳入或试图将其纳入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则该实施方案被视为捐献给了公众。专利权人不得再将其纳入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当中。

权利要求不清楚对专利授权及侵权判定的影响

在专利的审查程序中,权利要求不清楚是法定的驳回理由。在专利侵权判定中,我国法院虽不能直接认定涉案专利权的效力,但在认定权利要求不清楚的情况下可以无需进行技术特征比对而直接进行不侵权判定。

中国新《商标法》对“抢注”新规定的分析

据媒体报道,截至2014年6月,我国的商标申请量已经累计超过1400万件,这自然是显示了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国内乃至全球的大小品牌都需要在我国申请商标来谋求品牌保护。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其中也有不小部分的商标从注册伊始,就有着“不良动机”,即,是抢注他人商标。而又有一大部分抢注者,本身就是与商标原始权利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于是便催生出了之前旧《商标法》(2001修订版)的第15条,即:“代理人不得恶意抢注”的条款。而在于今年5月开始实施的新《商标法》中,立法部门对于第15条又进行了补充规定。本文将探讨新法对于该条的修改以及修改后的适用问题,与读者分享: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