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邦研究 / 知识产权

瑞德西韦是武汉病毒所的“克毒仙药”?

新冠肺炎肆虐中华,湖北武汉尤甚。当此危局,武汉病毒所与上海药研所推荐“双黄莲”,引发国人狂抢专家辟谣,顺便带出双黄连夫妻不寻常的升迁之路。2月4日,武汉病毒所又声明“发现”美国吉利德(Gilead)公

瑞德西韦的中国临床试验研究,是“专利豁免”吗?

当地时间2020年1月31日,美国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发布了美国首例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病例临床特征的研究报告。在该病例的诊疗中,

中美经贸协议对我国药企的影响

2020年1月16日,中国政府发布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下称“协议”)公告,该协议于美东时间2020年1月15日由中美双方在美国华盛顿签署[1]。协议文本包括序言、知识产权、技术转让等九个章节,本文仅讨论其中第一章第三、四节与药品相关的协议条款对我国药企的影响。

抢注“渣渣辉”商标!张家辉VS《贪玩蓝月》运营商

据媒体报道,香港影星张家辉最近在商标45类全类申请了“渣渣辉”商标。根据商标局数据库显示的信息,《贪玩蓝月》游戏运营商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也在申请这个商标,时间还更早。有了在先申请意味着张家辉的“渣渣辉”商标申请都会被商标局驳回。张家辉在和江西贪玩在抢“渣渣辉”这个很有价值的网红品牌。今天我们就聊一下双方会如何进行法律博弈来夺取商标。

“专利敲诈第一案”构成刑事犯罪之疑与析

2019年9月30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就此前引起广泛关注的“专利敲诈第一案”低调地作出一审宣判,判决李兴文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罚金五万,李兴武有期徒刑二年、罚金二万。与检察院原指控李兴文刑期为十年以上相比,一审判决的刑期已大为缩减,结果似乎尚可接受。但是,本案构成犯罪仍存在许多疑问,罪与非罪有待商榷,而合法专利维权与刑事犯罪之间的界限不容模糊。下面,本文试做粗浅分析。

“换脸”引热议,ZAO凭协议能对用户肖像为所欲为吗?

自从脸书(facebook)公司的剑桥咨询(Cambridge Analytic)数据丑闻爆发后,全球用户对于高科技公司的态度已变成了普遍不信任。近日,因规定只有交出人脸永久使用权才能使用应用,国内一款名为ZAO的视频换脸应用的用户协议被热议,网友质疑该应用开发商长沙深度融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用户协议的相关条款侵犯用户的肖像权和隐私权。

最强“保护作品完整权”是怎样诞生的? ——《九层妖塔》案二审判决简评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一纸终审判决,给张牧野(笔名:天下霸唱)诉《九层妖塔》侵犯保护作品完整权一案暂时画上了一个句号。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的判决,判定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等原审被告侵犯了张牧野的保护作品完整权。《九层妖塔》一片自问世以来,片方只要IP流量、不要IP内容的“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就受到了广泛的批评,作为苦流量久矣的普通观众,这似乎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是,作为一名著作权法领域的从业人员,在仔细研读了二审判决之后,却觉得有很多问题值得讨论。

“图解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案判决简评

近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结了一起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的案件,判定被告深圳市蜀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被告”)通过“图解电影”的方式传播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下称“涉案剧集”)的连续图集的行为,侵犯了原告优酷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称“原告”)的专有信息网络传播权。该判决在侵权主体的认定、合理使用排除方面的说理条理清晰、无可指摘,但是,判决对侵权行为所涉的作品类型的认定,以及由此导致的原告资格的问题却引起了笔者的注意,值得议论一番。

公共服务与公共产品标识的保护问题

本文试图探讨公共服务与公共产品标识保护,希望有助于“服务型政府”建设。

从几起最新案件探讨“避风港原则”在司法实践中的最新适用

字体侵权的风险是困扰很多公司的一个问题。阿里巴巴公司近日发布了一款“阿里巴巴普惠体”,并宣布该字体将免费授权给全球用户和公众使用。借这个机会,知识产权和TMT领域的著名律师、本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律师本期就和大家聊聊使用字体如何规避或者减小法律风险的问题。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