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邦资讯 / 往期

第159期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一纸终审判决,给张牧野(笔名:天下霸唱)诉《九层妖塔》侵犯保护作品完整权一案暂时画上了一个句号。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的判决,判定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等原审被告侵犯了张牧野的保护作品完整权。《九层妖塔》一片自问世以来,片方只要IP流量、不要IP内容的“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就受到了广泛的批评,作为苦流量久矣的普通观众,这似乎这是一个好消息。长期从事著作权法诉讼业务的本所倪挺刚律师,在仔细研读了二审判决之后,觉得有很多问题值得讨论,在本期文章《最强“保护作者完整权”是怎样诞生的?》中与您分享。

第158期

近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结了一起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的案件,判定被告深圳市蜀黍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图解电影”的方式传播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连续图集的行为,侵犯了原告优酷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的专有信息网络传播权。该判决在侵权主体的认定、合理使用排除方面的颇具亮点,引起了一定的关注。但是,该判决对侵权行为所涉作品类型的认定,以及因此导致的原告资格的认定却值得进一步讨论。长期从事著作权领域法律服务的倪挺刚律师在本期文章中对该案判决进行了简要的评述。

第157期

2019年2月22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刊载一则关于“上海‘一网通办’App‘随申办’服务千万群众”信息,市民通过“随申办”、“随身办”、“一网通办”、“掌上办”、“指尖办”等网络办事“窗口”办理行政事务愈加便捷。然而,随着互联网+的运用,公共服务领域或更难避免“搭便车”现象,在一些APP的搜索工具中搜索上述服务的关键词,往往能搜出一些与这些名称高度相似甚至完全一样的账号、服务的标识。长期关注公益法律领域的吕璇璇律师本期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对这一现象发表了评论。

第156期

字体侵权的风险是困扰很多公司的一个问题。阿里巴巴公司近日发布了一款“阿里巴巴普惠体”,并宣布该字体将免费授权给全球用户和公众使用。借这个机会,知识产权和TMT领域的著名律师、本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律师本期就和大家聊聊使用字体如何规避或者减小法律风险的问题。

第155期

“避风港原则”是指,信息存储空间或者提供搜索、链接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书后进行删除的,就无需再承担赔偿责任。司法实践中,根据不同的互联网环境和互联网业态的发展,经常在适用尺度上存在着变化。在著作权领域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的骆彦劼律师,结合最近的几起案件,在本期文章中讨论了这一“原则”的最新适用情况,与您分享。文中提出的“诱惑性平台”的说法,或许能给司法实务工作者新的启发。

第154期

在专利的审查程序中,权利要求不清楚是法定的驳回理由。在专利侵权判定中,我国法院虽不能直接认定涉案专利权的效力,但在认定权利要求不清楚的情况下可以无需进行技术特征比对而直接进行不侵权判定。本所专利业务团队的三位专利律师和专利代理人刘燕芝、董颖芳、王慧娟在本期文章《权利要求不清楚对专利授权及侵权判定的影响》中,继续为您介绍中国的专利法律制度。

第153期

专利申请过程中,发明人或专利代理人习惯在专利主题名称中添加限定语。限定语的添加,对专利权的授权可能会有一定影响,但在专利侵权认定中,限定语的影响就非常大了!

第152期

投资协议履行过程中,若公司启动增资,应履行怎样的程序?是否应当取得投资方的事先同意?若在投资方不知情或不认可的情况下,公司及其股东利用投资方并非在册股东的便利完成了增资行为,应承担怎样的后果?拥有丰富资本市场法律服务经验的高级合伙人仇如愚律师,在本期文章《投资协议履行过程中公司增资相关问题探析》中通过其代理的一起诉讼案件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剖析。

第151期

抽逃注册资本罪一直是悬在企业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例如最近媒体圈传得火热的“最高法千亿矿权案卷疑丢失案”中的关键人物凯奇莱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发琦就曾因此罪被警方通辑。2014年4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宣布该罪只适用于依法实行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的公司。而2014年3月1日,我国公司法修改,大部分的公司已经采用认缴资本制。抽逃注册资本罪的适用范围修正对企业的积极影响显而易见。不过,在企业信用制度未完全建立的情形下,债权人的利益如何得以保护?司法机关及行政机关应采取何种措施以彰显这一修正案的积极作用而消除其负面作用?本所高级合伙人柏立团律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浅出的分析,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

第150期

我国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了发起人具有资本充实责任。然而,如果公司设立于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实施前,当时并没有关于发起人出资不实的责任承担的规定,发起人未如实缴纳出资,实践中该如何认定其责任,如何保障债权人的利益,司法判例中的答案也并不统一。田珊珊律师在本期的文章中整理了我国《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对这个问题的规定的演进变化,相信能对您有所帮助。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