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沃尔玛的裁员风波里重新思考中国劳动法

2014年3月5日,沃尔玛位于湖南常德的一家门店(员工称该店约有140名员工,有媒体报道称是135名)贴出告示,宣布将于2014年3月19日起停止营业,通知所有员工遣散方案:选择到沃尔玛其他门店或部门工作(有的岗位需要经过面试甄选),或者领取固定标准的补偿金后解除劳动合同。此举引发了门店许多员工的强烈不满,他们认为,到其它城市的沃尔玛门店工作对他们实际上不具有可行性;沃尔玛决定关店前未对员工作任何通知、未和工会协商,因此遣散员工的程序非法,他们要求更高的补偿。而沃尔玛在3月5日公告当天调入大批人员和保安意图保护和转移门店资产等行为更刺激了员工,此后,劳资双方经过多轮协商都无法取得结果,许多员工持续在门店抗议,阻止沃尔玛转移门店资产,而沃尔玛也直到6月中旬才在警方的保护下艰难完成货物转移。据媒体报道,在4月下旬,大约69名员工申请了劳动仲裁,员工要求非法解除合同的双倍经济补偿(有报道称工会也提起了劳动仲裁,但笔者未查询到有媒体报道工会提起仲裁的最终结果)。仲裁过程中,51人与沃尔玛和解;2014年6月下旬,当地劳动仲裁驳回了其余18人的劳动仲裁请求;其后,有6名员工不服裁决继续起诉,2014年7月23日,法院以沃尔玛常德店已经注销为由驳回了起诉,但仍有员工表示将计划继续寻求司法救济见脚注。截止本文写作,尚未见媒体后续报道。
作者:胡玮
2019-06-21 15:49:57

   首先,我们来回顾此次风波的全过程。

    2014年3月5日,沃尔玛位于湖南常德的一家门店(员工称该店约有140名员工,有媒体报道称是135名)贴出告示,宣布将于2014年3月19日起停止营业,通知所有员工遣散方案:选择到沃尔玛其他门店或部门工作(有的岗位需要经过面试甄选),或者领取固定标准的补偿金后解除劳动合同。此举引发了门店许多员工的强烈不满,他们认为,到其它城市的沃尔玛门店工作对他们实际上不具有可行性;沃尔玛决定关店前未对员工作任何通知、未和工会协商,因此遣散员工的程序非法,他们要求更高的补偿。而沃尔玛在3月5日公告当天调入大批人员和保安意图保护和转移门店资产等行为更刺激了员工,此后,劳资双方经过多轮协商都无法取得结果,许多员工持续在门店抗议,阻止沃尔玛转移门店资产,而沃尔玛也直到6月中旬才在警方的保护下艰难完成货物转移。据媒体报道,在4月下旬,大约69名员工申请了劳动仲裁,员工要求非法解除合同的双倍经济补偿(有报道称工会也提起了劳动仲裁,但笔者未查询到有媒体报道工会提起仲裁的最终结果)。仲裁过程中,51人与沃尔玛和解;2014年6月下旬,当地劳动仲裁驳回了其余18人的劳动仲裁请求;其后,有6名员工不服裁决继续起诉,2014年7月23日,法院以沃尔玛常德店已经注销为由驳回了起诉,但仍有员工表示将计划继续寻求司法救济见脚注。截止本文写作,尚未见媒体后续报道。

    ——这是发生在今年颇具代表意义的一起劳资纠纷,在国内外都受到很多关注。无论是像沃尔玛一样在华投资的外资企业,还是关心中国劳工法律问题的学者、观察家,通过对这起事件的反省,或许可以对中国劳动法有一个更深入的认识,以下几个问题可能是值得你关注的:


一, 新一代中国工人要什么?现有中国劳动法又承诺了他们什么?

    在此次风波里,沃尔玛员工的诉求首先是更为丰厚的遣散补偿;但除此以外,他们感到委屈的还有遣散的程序:他们没有得到足够提前的通知(通常是30天);员工、门店的工会都无法介入到关店和补偿员工的决定中去,关店的时间、补偿的方案和标准都是限定的,完全没有谈判的余地。在经济利益以外,他们觉得自己的尊严被剥夺了—— “尊严”,这个词在此次风波中一再被工人们提起,这是新一代中国劳动者越来越看重的东西。

     然而,现有法律却并不尽如人意。

    根据中国法律,允许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协商高于法定标准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当然,前提是劳动者具有谈判能力。但是,法律也规定了在某些法定情况下,用人单位有权单方解除劳动合同,这时,除非用人单位愿意多给,否则,经济补偿金的标准是固定的(参见《劳动合同法》第47条,基本的规则是按工作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的解除合同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在很多地方的司法实践中,诸如沃尔玛这样的用人单位单方调整组织架构导致需要裁员,以及公司提前解散这样的情况,都被认为属于用人单位可以单方解除合同的情形,无须和员工单独协商,只要支付法定标准的经济补偿就可以——对是否可以这样解释法律可能会有不同意见,但在日常的司法实践中,这几乎已经形成了一个普遍的标准。

    那么,以上情况的裁员,是否要和工会协商呢?——如果是国有企业,那么,公司解散、组织结构变更这样的重大事项确实需要经过职工代表大会的批准。但对于像沃尔玛这样的外商投资企业来说,法律并不清晰。在沃尔玛事件中,员工一方举出《劳动合同法》第4条,主张关店这样的重大事项应当与工会协商,然而,就像许多劳动法律一样,这一条款十分模糊,只是原则性指出事关员工利益的重大事项“应当”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协商,却并没有明确这些事项的范围和没有协商的后果。而且,即使按对员工最有利的解释,在经过协商过程以后,这些“重大事项”最后决定权将在用人单位单方,法律没有赋予员工对最后决定说“不”的权利。

    另一方面,当工人们发现自己别无法律谈判途径时,往往求诸于“罢工”这样的抗争,但“罢工”的权利和概念在劳动法律里依然是被回避的,现实中,当地政府往往可以容忍一定限度的此种抗议,但是,如果超出了这一限度(同样没有标准),这些行为可能被认为是非法的。

    ——所以这就是问题所在:劳动者想要的东西,特别是谈判和与用人单位共决的工会权利、罢工权利,法律存在漏洞。这种立法上的不公,看似对用人单位有利,实则也是一柄危险的双刃剑,也会伤害到用人单位:压制一方的权利有违人类希望公正的本性;而法律途径和制度性谈判平台的缺失,使劳资双方难以有效沟通,反而可能导致各种误解,使简单问题复杂化,甚至引发激烈的冲突,解决问题的成本反而上升,就像这次事件中沃尔玛已经领教过的一样。


二, 沃尔玛做对了什么,又做错了什么?

    要遣散安置100多个员工,这不是一件小事。沃尔玛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做对了,正如任何一个负责任的中国律师都会建议的,在较大规模裁员之前,必须事先和当地政府机关做充分沟通,确认什么是行政部门所认可的合法行为,听取意见。沃尔玛做到了。

    沃尔玛的经济补偿金计算也基本合法,甚至还略高于法定标准,而在程序环节上,即便纸上的法律可能有歧义,沃尔玛的做法也基本符合了司法实践的标准。

    但是,沃尔玛几乎完全忽略了与员工的沟通,至少在员工抗议以前。讽刺的是,在员工抗议后,沃尔玛方面和门店员工进行了多轮次协商;而在此之前,沃尔玛仅仅是忙着拜访政府机关,据员工称,根本没有征求员工意见或与工会协商——而这也正是这次事件中最被员工诟病、法律程序上最有争议的地方。

    为什么沃尔玛事前不与员工沟通?可能沃尔玛有其苦衷和难处,但最后呈现出的这样一种决绝的、毫无商量余地的处理方式,确实伤害了员工的尊严,这不是一种人性化的做法,也最终引发了员工的激烈反应,沃尔玛同样为此付出了包括经济上、声誉上的代价,甚至产生了骚乱的风险,最后也不得不陷入司法程序。

    ——如前述,现有的劳动法律并不完美,有很多不清晰,甚至漏洞,劳资权利义务关系确实可能存在不平衡,在这样的背景下,指责劳动者无理取闹是不公正的。用人单位也应当对这一背景有所认识:即使是法律规定的看似对用人单位的“优惠”,情理角度却可能有瑕疵,因此,怎样是最明智、最优的做法,依然值得再考虑。


三, 中国的工会是什么样的?

    这次事件中,沃尔玛员工的表现令人刮目。员工最大限度地团结起来进行抗争,展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他们充分利用了网络信息资源,从抗争一开始就建立起博客、微博向社会公告信息;寻求国际关注,向国外多家非营利劳工组织发函寻求支持并获得了积极的回应,国内外许多媒体都报道了此次事件;特别令人瞩目的是,通常被认为会受用人单位控制的企业工会,在工会主席的带领下,决定站在工人一边。

    需要解释的是,中国的工会是分层级的(对于这个问题,沃尔玛员工还专门在博客上向外国记者做解释说明),通常每个行政区域都有对应的工会,这类工会和政府比较近,以至于看起来更像是政府的劳工部门;而各个企业有自己的工会,实践中企业工会通常被企业控制,但渐渐也有例外,比如此次沃尔玛常德店的工会,工会主席也是一个行政管理者,但当矛盾凸显时,他选择了领导工人进行抗争。

    随着公民社会的发展,这次沃尔玛工人的抗争也获得了社会的帮助,大学的教授、学生都纷纷支援,学界还组织了专门的研讨会。而另一方面,有意思的是,在劳动仲裁案中代表沃尔玛出庭的律师之一同时是中华全国总工会的顾问律师。


四, 一些想法

    中国的劳工问题是复杂的,尽管2008年以来,用人单位一直抱怨劳动法越来越给用人单位增加限制和成本,但事实上,在法定的强制规则以外,关于集体协商、工会权利,中国的劳工法律却一直停滞不前。这是否是一个正确的立法思路?恐怕很难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反而更像是两头不讨好。正如你在沃尔玛的这次裁员风波里看到的,在忽视劳资协商制度设计的这样一个并不平衡的立法结构里,表面上,沃尔玛有权单方作出重要决定,但最后却仍然不得不面对员工激烈的抗议和法律挑战,陷入到焦头烂额的麻烦里,整个社会都消耗了额外的成本,也很难说沃尔玛在这样的劳工制度结构里获得了多少真正的好处。

    在并不很完美合理的现有制度面前,劳资双方都需要更智慧的方式来自助评估自己面对的制度局面并作出相应的行为选择。而破局的钥匙,笔者相信,最终一定是在更明智的立法和制度的疏导。

                                

脚注

本文开头描述的事件经过综合自:

1,沃尔玛工人建立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trikeunion ,

2,中文媒体报道:

http://news.youth.cn/jsxw/201404/t20140423_5073978.htm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4-06/26/c_1111334991.htm

http://news.163.com/14/0711/03/A0RH3LRG00014Q4P.html

http://www.hn.xinhuanet.com/2014-07/23/c_1111754087.htm

http://hunan.ifeng.com/news/rdgz/detail_2014_05/30/2358927_0.shtml

http://www.xiangshengbao.com/bencandy.php?fid-145-id-10332-page-1.htm

附:部分外媒报道: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4/04/07/china-labour-walmart-idUSL3N0MY05M20140407

http://www.cnbc.com/id/10176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