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德西韦是武汉病毒所的“克毒仙药”?

新冠肺炎肆虐中华,湖北武汉尤甚。当此危局,武汉病毒所与上海药研所推荐“双黄莲”,引发国人狂抢专家辟谣,顺便带出双黄连夫妻不寻常的升迁之路。2月4日,武汉病毒所又声明“发现”美国吉利德(Gilead)公
2020-02-06 18:09:22

新冠肺炎肆虐中华,湖北武汉尤甚。当此危局,武汉病毒所与上海药研所推荐“双黄莲”,引发国人狂抢专家辟谣,顺便带出双黄连夫妻不寻常的升迁之路。

2月4日,武汉病毒所又声明“发现”美国吉利德(Gilead)公司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可用于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已于1月21日申请中国专利。并且特别指出,如果国外相关企业有意向为我国疫情防控做出贡献,我们....同意在国家需要的情况下,暂不要求实施专利所需要的权利,希望和国外制药公司共同协作为疫情防控尽绵薄之力,云云...。

瑞德西韦(Remdesivir)为国人所关注,是因为2020年1月31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数据,有望成为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给备受煎熬的大众带来希望。随即,美国吉利德公司与中国卫生部门达成协议,紧急引入瑞德西韦进行临床三期试验。很快,2月3日之后,临床试验正式开始,有761个中国武汉患者参加试验。

美国吉利德(Gilead)公司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由武汉病毒所申请专利,这是怎么一回事?有外媒认为这是技术剽窃,侵害了美国吉利德公司的知识产权。国人更关注,是因为武汉病毒所早知道(1月21日)可以有效用于治疗新冠肺炎,为什么不发声?光顾着发英文论文,拿着公帑搞研究,却罔顾国人生命健康,说的是不是你?

抛开情绪因素,归纳出二个问题:一、社会公众对此质疑,有没有途径反映?二、武汉病毒所声明瑞德西韦(Remdesivir)治疗新冠肺炎是我的专利,可不可以?


一、国难当头,武汉病毒所申请专利,是作秀还是必要?就披露的信息看,带给大众的困惑远多过启示。


瑞德西韦作为在研药物,此次进入中国进入临床试验,实属情势紧急,各方一拍即合,但不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临床医学试验的中方合作方是中日友好医院,也没有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事,这是否使得病毒所不满,因而2月4日就出来喊话?

武汉病毒研究所1月21日已申请专利,2月4日出来声明此事,关于“共同协作为疫情防控尽绵薄之力”所表露的专利权交叉许可之意,虽只笼统地提到“国外相关企业”,但喊话意味浓厚,充分表达了自己的话语权。笔者看来,这个喊话慷他人之慨,口惠而实不至。首先,它的这个专利还只是申请,尚未公开,尚未授权,任何人的使用均不需要武汉病毒所同意;其次,抛开美国人药物的基础专利,讨论自己有用途权利、凭借专利限制药的治病用途,实属本末倒置。

再稍微说的啰嗦一点,武汉病毒所的专利申请尚未获得授权,要求与美国公司专利交叉许可的基础尚不存在。相比之下,美国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韦化合物专利早已进入中国,今番开放化合物产品结构技术方案,紧急进入中国进入临床三期试验,合法合理。即使武汉病毒所的用途专利快速获得授权,武汉病毒所拿这个专利与美国吉利德公司就瑞德西韦用于治疗新冠病毒的用途进行谈判,真不知道美国公司对此类谈判要求作何感想。声称申请这个专利是保护国家利益,有利于降低医药成本,试想如果真有用,那么多原研药进入中国,如法炮制即可,何须医保部门灵魂砍价呢?尚未真正获得专利,就以专利权人自居,进一步暗示交叉许可的意思,真的是没意思了。

如果情况属实,武汉病毒研究所1月21日就已申请专利,成果已受法律保护,不惧仿冒,为什么还不公开救人的秘方,是要静悄悄的做好事吗?

在2月5日的卫健委发布会上,有记者发问,武汉病毒所发现瑞德西韦是有效的,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进入到临床,而是选择首先发论文、申请专利?” 对此,国家卫健委发言人、宣传司司长宋树立表示,“我们正在关注相关情况。”

拿着公帑搞研究,干着跑马圈地的事,被人质疑知识产权侵权,武汉病毒所要不要出来走两步,尽快公开专利申请文本消除公众疑惑。笔者认为,公众至少有二个渠道继续跟踪关注此事,其一,在专利审查中,对专利提出公众意见,其二,按披露的信息对资助该项目的政府部门申请信息公开。


二、武汉病毒所能不能申请瑞德西韦(Remdesivir)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用途专利?


中国《专利法》规定,专利权授予最先申请的人。如果武汉病毒所最先发现瑞德西韦(Remdesivir)适用于治疗新冠肺炎,可以申请专利。大家关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1月31日披露瑞德西韦用于治疗新冠病毒肺炎,患者1月20日住院,第七天开始用药。单纯就此而论,武汉病毒所1月21日申请专利,早于1月31日的信息披露,其申请专利时间不算晚。

但提出专利申请,不代表一定能取得专利授权。发明专利申请后,国家知识产权局还将从实用性、新颖性及创造性三方面对专利申请进行审查,符合要求才能授权。具体到武汉病毒所的这个专利申请,由于申请内容尚未公开,我们只能依据武汉病毒所的单方声明进行分析,初步的看,这是一个将瑞德西韦用于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的方法(用途)专利。

笔者和同事研究了手头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公开资料,美国专利US20120027752A首次公开了瑞德西韦(GS-5734)的结构式,获得授权;中国专利CN103052631B已经授权,公开了瑞德西韦的结构式,…..。

毫无疑问,美国吉利德公司早已经通过PCT等途径,对瑞德西韦进行长期的专利布局,瑞德西韦化合物本身已经在中国获得发明专利授权。其中,吉利德公司申请进入中国的其中有一个为“CN108348526号,治疗沙粒病毒科和冠状病毒科病毒感染的方法”专利申请,已经进入实质审查阶段,其技术方案已经在全球12个国家/地区申请了专利,该专利已在美国获得授权。它名为治疗方法,包括治病用途,与武汉病毒所申请将瑞德西韦用于治疗新冠病毒肺炎最为密切相关。根据中国《专利法》,如果吉利德的在先专利申请已公开治疗冠状病毒,而武汉病毒所的专利申请是用吉利德的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除了冠状病毒和新冠病毒的差别,看不到其它实质性的差别,则武汉病毒所专利获批的可能性很低。

另外,也有未确认的信源讲,武汉病毒所专利申请是一个新的药物组合物,是瑞德西韦(Remdesivir)+新的化合物,如果属实,医疗效果突出,则申请获批的可能性会大大提高。

公众的担心是合理的,武汉患者这么多、病死率这么高,武汉病毒所没有声音,刚刚报道瑞德西韦(Remdesivir)可能是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武汉病毒所马上跳出来讲,我申请了专利。跑马圈地是正常的,是国际惯例。而精致利己的极端操作当然引起公众反感。但是,大家要对中国的专利制度有信心,专利申请大门对所有人敞开,但专利是不是能获得授权,还有审查员把门。至少,授予专利权的发明和实用新型,应当具备新颖性、创造性和实用性。

新颖性,是指该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不属于现有技术;也没有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就同样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在申请日以前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提出过申请,并记载在申请日以后公布的专利申请文件或者公告的专利文件中。

创造性,是指与现有技术相比,该发明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该实用新型具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

实用性,是指该发明或者实用新型能够制造或者使用,并且能够产生积极效果。

请武汉病毒所及时公开专利,及时治病救人,及时消除公众疑惑。


武汉病毒研究所声明一一我国学者在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筛选方面取得重要进展

美国吉利德公司声明一一吉利德回应瑞德西韦专利之争:患者第一 保护专利但不会卷入纷争

相关资讯